【单向历】5月1日,忌躺尸

重复了又一天的忙碌后,你回到狭小的出租屋,瘫倒在床上,开始怀疑,自己只不过是被榨干了剩余价值的螺丝钉。

窗外的霓虹灯彻夜不眠,摩天大楼魅影闪烁,商业街上人头攒动,而这些都与你无关。这时你又开始思考,那个萦绕在脑海中,久久挥之不去的问题:

工作是不是使我远离了真实生活?我想要的自由和意义,究竟在哪?

真实、自由、意义,我们的“存在焦虑”该如何化解?莎拉·贝克韦尔说,我们有必要“重读存在主义者”。

展开全文

莎拉·贝克韦尔(Sarah Bakewell) 英国作家,大学毕业后在伦敦的一家图书馆做了十年图书管理员。2002年,贝克韦尔辞去工作,开始专职写作。

存在主义的鼻祖,克尔凯郭尔写道:“抽象物是客观公正的,但对于一个存在着的人来讲,他的生存是最高利益。”

萨特喊出响亮的口号:“存在先于本质。”他认为,我们通过行动不断地创造自身,这一点本就可以被视为人类共有的境遇,因此,从自由之中才有了我们,我们本身就是自由。

然而,自由却同时也带来了焦虑。太多的自由,太多的选择,迫使我们学会了自欺。人们设置限制,来欺骗自己是不自由的,或说来假装自己不自由。

“大多数时候,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在自欺,只有这样,生活才能得以维系下去。”在萨特看来,当我们陷入自欺时,我们也就失去了自己的“真实性”。

让-保罗·萨特 Jean-Paul Sartre

但是,在现今社会,存在主义论调变得越来越“不合时宜”。

在伦理学与政治哲学中,出现越来越多有关“自由的边界”等争论;科学对于大脑与意识的研究也在不断地说服我们:自由是一种幻觉。但我们却仍在焦虑中陷入“自欺”。

或许可以试着接受现实,接受它的荒谬,它的模棱两可,接受它的无数可能。

重新思考自我的意义,劳动的意义,让存在主义傍身,它告诉我们:我们生而自由,可以选择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,创造自己的人生。

购买单向历 2022

限时特惠

「单向历·视频号」
转载说明:本文转载自USDT交易平台。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